首页 > 综合其他 > 庆余年之我是主角 > 第三百一十八章: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浸猪笼、沉江喂鱼……
第七小说网欢迎您!

第三百一十八章: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浸猪笼、沉江喂鱼……

书名:庆余年之我是主角 作者:你是穿越者 字数:2339

“小范飞刀没听说过”

林婉儿偏了偏头,想了想,气呼呼地说道。

还一边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

范闲准备把自己的手帕递过去的,可摸了摸怀里,才想起来,自己手帕好像方才在御书房已经给了李云睿了。

范闲在金丝楠木凳子上坐下,端起旁边的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心中神思百转。

自己果然还是最合适杀人

做好人,真累

林婉儿在一旁背对着范闲和李云睿,擦着眼泪,而李云睿,则显得镇定了许多。

在范闲揭下面具的那一刻,没有哭,没有闹,也没有打算上吊,反而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坐回了自己的软床上。

任由头发蓬乱,脸颊泪痕。

并未补妆。

只是在一直盯着范闲。

从这个小男人揭下面具的那一刻,她便已明白了所有。

明白了他的来意,明白了他方才的用意。

劫后余生,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绝望之后,掀开帷幕才发现,其实这只是虚惊一场。

一个高傲到极致的人,接连经历无尽的心伤,经历濒临死亡的绝望,再到后来,甚至放下了自己一直用生命维护的尊严,已经准备迎接深夜里最恐怖的黑暗,可忽然开云见日,神归五内。

短短地一日之内,她仿佛已经活完了整个人生。

此刻心中是一种怎样的天人交战,心乱如麻,只有她自己明白。

也或许,她自己也无法完全明白。

而这,正是范闲想要的。

也是他一直百试不爽的手段之一。

就比如针对司理理的浴火重生之淬炼。

针对司理理的那场淬炼,他布局许久,甚至将归魂和鉴查院,以及琅琊阁,都纳入棋局之中。

最后,司理理成功蜕变。

如今的司理理,已经今非昔比。

唯一一个怕死的缺陷得以克服,以她的才能,独当一面,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而今日针对李云睿的蜕变之局,却是过于仓促了些,可以说,几乎是没有丝毫准备,不过完全是临时起意罢了。

这个女人太复杂,太难懂,她的命运,估计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要想改变原有的悲剧,从读者手中拿到月票,就必须要从根本上改变她的人设。

从而改变她的命运。

这场淬炼计划,虽然没有太过充足的准备与布局,但好在也占全了天时地利人和。

简直就是天然的玲珑棋局

今日是李云睿战败即将离京之日,是为天时。

常住京都,是她心之所愿,所以,此地,是为地利。

众叛亲离,树倒猢狲散,再加上杀手对林婉儿的刺杀,是为人和。

天时地利人和,皆有。

至于今日剧变之后,李云睿会走向另外一种怎样的人设,范闲没有把握。

或许会更加阴狠,更加疯狂也说不定。

换句话说,今夜,将决定他对李云睿是杀还是留

对于这个女人,他心里太过复杂,所以才临时起意,借助天时地利人和,为她设下这个局,对她进行淬炼。

以此,将杀与不杀的选择权,交到了李云睿手中。

李云睿一直沉默着,直直地盯着范闲。

范闲也沉默着,自顾自品着茶。

林婉儿则是依旧背对着两人。

“林婉儿”

范闲忽然喊道。

林婉儿闻声转身过来看向范闲,眼中依旧带着几分愤怒。

或许是因为范闲方才的刺杀之决绝,真的吓坏她了。

也或许只是因为恼怒罢了。

总之,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林婉儿:“何事”

“我知你心中有太多疑问,今夜我可一一为你解答,但也仅此一夜,今夜过后”

后面的话,范闲没说。

林婉儿倔犟地扬扬头,“什么都可以问”

“都可以”

“你都如实回答”

“如实回答”

“我如何信你”

闻言,范闲笑了一下,“那你还问不问”

林婉儿瞪了一下范闲,然后瞥了正直愣愣盯着范闲的李云睿,说道:“那好,我问你,我娘她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不来皇家别院看我”

范闲倒了盏茶,端在嘴边,抬头分别看了李云睿和林婉儿一眼,然后低头细饮了一口,又沉思了会儿,之后,说道:

“十多年了,她之所以一直躲你远远的,即使在你病最重的时候,也从没有去皇家别院看过你,这些都是因为”

范闲转头看向李云睿,李云睿也在看着他。

林婉儿看了两人一眼,立即问道:“因为什么”

“因为她这些年做了太多太多危险的事儿,之所以一直不去看你,几乎与你断绝所有来往,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即使在事发之时,她被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浸猪笼,沉江喂鱼”

范闲每说一个惩罚手段名词,林婉儿的脸色就苍白一分,最后几乎不见丝毫血色。

“再重的罪,再残酷的刑法,她也不会连累你半分,你依旧能够好好地活着。而这就是即使她很想看你一眼,十多年了,却一步没有踏入过皇家别院的原因。”

说到最后,林婉儿已经身体踉踉跄跄,差点跌倒,范闲起身将她扶住,坐了下来。

“我娘她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何至于如此”

范闲给她端了碗参汤,然后说道:“比如说背叛庆国,比如勾结北齐,再比如加入琅琊阁,甚至总之,这些你不必再问,也没有必要知道。”

范闲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李云睿一直盯着他的目光,终于闪烁了几下。

她心里,终于又确认了几分自己的猜测。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她只是想要你好好的活着,其他的,她什么都不在乎。这么多年,你以为她不想见见自己的女儿吗可是她不敢,她只能狠心地与你断绝联系。

可是你不知道,她曾一次次派那个大胸侍女去皇家别院暗中看过你,而且,在皇家别院之中,上至你的侍女,下至一个丫鬟,厨房掌勺,都是她的暗探,你的所有近况,几乎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范闲的一句句话,仿佛一把把亲情的刀剑,一刀一剑,狠心地插在林婉儿心里。

眼泪,一滴一滴从脸颊,从耳畔,滚落下来,低落在衣衫上。

新的泪痕还没有干,一滴泪珠又滚落了下来。

“你究竟是谁”

就在林婉儿哭得正伤心的关头,李云睿终于开口了。

她一句话,便问到了最关键的核心点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综合其他推荐阅读: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都市之无敌龙神绝世唐门之至圣贤者斗罗之神王临世东北地仙偏执肆爷得宠着生活系修仙大佬换夫君后我名动京城最强战医人过三十